西安又有疫情了,卖菜白叟痛斥旅行消暑人群:有钱不如捐了

从上海解封后,疫情一度销声匿迹,人们外出都不用戴口罩了。进入盛夏,不少人外出旅游、避暑,以享受生活的乐趣。看新闻,上海游客挤爆三亚。这也可以理解为在被疫情压抑了很久后,人们旅游欲望的一种集中释放吧。<\/p>


<\/p>

本来和朋友约好近期去宝鸡太白山,晚上有一个网友发来一条消息,让我顿时灰心了。原来西安突然又有疫情了。这个网友也很忧虑,她本来是要去新疆玩的,坐车要路过西安,担心受到影响。<\/p>

到了晚上,小区群里开始通知让早上做核酸,不知太白山之旅还能否成行。<\/p>

早上在菜市场买菜,听到两个卖菜的老太太在聊天,一个说疫情刚有好转没几天,又突然出现了,还得排队去做核酸。另一个则说,肯定又是那些外出旅游、避暑的人把病毒带回来了。五黄六月的,天这么热,在自己家呆着不行吗,非得出去逛,祸害别人。有这钱,不如捐给穷人!<\/p>


<\/p>

作为旅游爱好者,听到这话,我瑟瑟发抖。<\/p>

其实,从有疫情以来,人们一直就对外出旅游者们颇有微词。尤其是去年10月上海一对教师夫妻来西安游玩,引发疫情后,人们纷纷谴责他们。在大家看来,旅游就是不务正业,钱太多了。正是因为有人到处旅游,才导致疫情一直反反复复,不见好转。所以,有人建议停止给这些老人发退休金,看他们还敢乱跑不。<\/p>

这些话看似有道理,表达了底层民众的愤怒情绪。正是因为疫情,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加艰辛。对于卖菜老人而言,疫情的死灰复燃,让他们在早上卖菜之前,先得排队做核酸,这也让他们很不爽。<\/p>


<\/p>

不过,旅游作为人的一种需求,很难去彻底禁绝。同时,旅游作为一种行业,与饮食、住宿等多种产业存在紧密联系,对于旅游城市的经济也有重要影响。所以,如果真如老人们所言,人们都老老实实呆家里,哪也不去,不但压抑了人的天性,对旅游业的打击则更致命。<\/p>

这几年,因为疫情的影响,各个景区、旅游从业人员已经很惨淡了。<\/p>


<\/p>

今年几次去商洛金丝峡景区,游客稀少,行走在山林间、溪流畔,半天看不到一个人影。而在五一期间,游客好像也不多,和景区工作人员谈起这事,都说往年盛夏每天有成千上万游客,现在疫情期间,人少了很多。<\/p>

而一些景区也只能选择免门票,或者打折等方式,以吸引游客,去年太白山、今年华山都推出了免门票政策。<\/p>


<\/p>

而在西安本地,回民街、大唐不夜城等景点也常受到疫情影响。至于一些市区的公园,更是因为防疫的需要,曾长期关闭,不要说游玩,就是附近居民跑步、锻炼也受到了影响。<\/p>

大环境如此,旅游工作者的处境可想而知。以前有个女同事曾代理一家旅行社的业务,经常在朋友圈推送各种旅游路线。但这两年来,她的朋友圈再也看不到这些广告了,听说她又改行了,去了一家私营医院。也认识一些导游,因为业务实在太少,坐吃山空,被迫改行另找工作。<\/p>


<\/p>

从个人角度来说,外出旅游也不像卖菜老人们所想象的那样,是钱多得没处花。旅游是人的一种爱好,穷人也有旅游的权利。曾见过学生妹们为了去一趟西藏,省吃俭用一个学期,才凑够路费。也有不少人选择了穷游的方式,吃泡面、骑自行车、住帐篷。他们并非病毒的传播者,也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,只是想欣赏自己所向往的美景,获得美好的体验,使自己的人生更完美。<\/p>


<\/p>

至于外出避暑,我觉得无可厚非,也不应该得到谴责,毕竟西安已持续了半个月以上的高温天气,是个人都受不了了,去秦岭大山里转一下也没什么不对。<\/p>

每个人的生活方式、价值追求不同,卖菜老人们永远也无法理解有的人为什么要外出旅游。就像一些年轻人不理解,为什么父辈们一辈子生活在村子里,不愿意出去走走,看看这个世界。<\/p>